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世子很凶_ 第四十四章 好自为之(138/449)-

时间:2021-06-30 11:0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关关公子小说世子很凶 第四十四章 好自为之(138/449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夜雨淅淅沥沥,洒在石桥的上方。

    许不令手持长剑斜指地面,雨水自剑锋滑落,目光极为谨慎专注。

    黑影方才那一拳受的伤不轻,双手却没有丝毫颤抖,从后腰又取出了一把匕首,躬身如同蓄势待发的猎豹,盯着许不令。

    “你杀不掉我,还不走?”

    许不令胸口翻江倒海,眼神却没什么变化,只是淡淡的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黑影若是想走,方才被打落石桥就已经走了,既然没走,那肯定就是不死不休,此时没有半句言语,脚尖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许不令双目一凝,提前动手先发制人,却不曾想背后又是一声琴弦响动,直冲着后腰而来。

    方才已经见识过了这玩意的厉害,许不令当即调转剑锋劈向了背后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黑影双脚重踩石桥,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,两把匕首直至许不令的咽喉与心脏,速度快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宁玉合一声惊叫,完全没料到这个杀手如此狡诈,剑劈向后方便是中门大开,想要格挡全力以赴的刺客难比登天,她想支援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许不令再次丢了长剑挡住了背后的铁线,双手握拳准确无误的架住黑影的手腕,肩头直接撞入了黑影怀里,一记贴山靠将其撞了出去。

    许不令全力以赴没有丝毫留手,这一下可不是寻常人能抗住的。

    黑影喷出了一口血在面巾上,整个人再次倒飞出去,半空中鞋尖却踢向了许不令的脖子,靴子顶端弹出了一把利刃。

    许不令反应极快,没有贪功跟上去补刀,迅速侧身躲避,鞋尖险之又险的从脖子下面擦过,慢半分就是被割喉的下场。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黑影又撞断了几节护栏,却依旧用匕首刺入桥面翻了上来,站在雨中死死盯着许不令。

    许不令额头满是冷汗,招招必杀,若今天站这里的不是他,恐怕都已经死十几次了,对手强的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不过人终究不是铁打的,中了他两下还能站着的,世上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黑影明显已经到了强弩之末,持着匕首身形起伏,稍微迟疑便再次前冲,只可惜刚跑出两步,整个人便扑倒在了地上,匕首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直至此时,黑影都没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许不令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和雨水,从地上捡起雨伞撑开,小心走到近前,低头打量: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宁玉合见对手趴下,才小跑的走到了跟前,脸色煞白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黑影身形纤瘦像是个女人,趴在满是雨水的石桥上,沉默片刻后,闷咳了两声,第一次开了口:

    “别走长兴仓,有刺客埋伏,比我厉害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和宁玉合闻言都是皱眉,对刺客的话半点不信,并非不信长兴仓有刺客,而是不信世上还有比这个女人还厉害的刺客。

    能把许不令打的额头冒冷汗的人,全天下估计都没几个。

    黑影的声音很低沉,说过后便再无言语,闭上眼睛等死。

    许不令觉得声音有点耳熟,稍微迟疑了片刻,把剑捡起来握在手上,在女人面前蹲下,抬手拉开蒙面的黑布。

    女人明显想要挣扎,却再也提不起力气,露出脸颊后,目光显出了几分恳求:

    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和我女儿无关,公子讲道义,杀我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宁玉合看着孟花,稍微愣了下,却没有太过吃惊,毕竟江湖人隐于市井太过寻常。只是想起这个面容和善的老板娘还有个小闺女,心中不由一紧:

    “孟花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孟花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许不令眉头紧蹙,思索了下:“知道我讲道义,为什么要来杀我?和我有仇?”

    孟花呼吸微弱:“我开始没想杀你,后来是打不过。不然,你们至少重伤一个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对这句话并没有怀疑。方才他听到了陷阱的声响,铁线划过来的方向都是胸口后背,即便中了也相当于被砍一刀,死不了。真有杀心,把铁线对准脖子、小腿明显要更合适些,也更难躲闪。

    不过无缘无故砍他一刀,显然也不值得原谅,这个解释明显不行。

    “看方才的手段,你应该是鬼娘娘。已经隐姓埋名退了江湖,一家三口和和美美,为什么要出来作死?你女儿以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宁玉合的娘亲便死在了唐家手中,知道失去亲人又多痛苦,在小店里吃饭,也着实羡慕孟花和女儿一起开店的小日子,此时想了想,插话道:

    “令儿,算了吧,鬼娘娘是侠客,杀的都是贪官污吏……”

    许不令抬手制止,轻声道:

    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;侠之小者,为友为邻。我所行之事自认问心无愧,凭什么要被侠客杀,更何况我是肃王世子,你对我动刀,要诛九族的。”

    孟花沉默了下,望着许不令:“我相公和打鹰楼扯上了关系,执迷不悟,你饶他一命,我欠你个人情,下辈子还你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听见这话,稍微明白了缘由,想了想:

    “你这么厉害,为什么不拦着你相公送死?”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我身份,我也不想他知道,现在的日子不容易……我已经退江湖了,不想再踏进去,也不想丫头知道她娘杀过人……我曾经杀了不少贪官,知道他们藏银子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要银子有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孟花沉默了下来,迟疑许久,才轻声道:

    “爹娘都死了,丫头就没人照顾了……”

    宁玉合抿了抿嘴,轻轻推了下许不令的肩膀:“我们没事即可,得饶人处且饶人……”

    许不令摇了摇头:“我不是什么善人,今天敢拿刀指我的人,明天肯定敢要我的命,后天就敢杀我全家,所以对我动刀的人全死了。你没杀心,你相公敢动手肯定有,你把你相公设伏的事儿告诉我,我讲道义,让你们活一个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“令儿!”

    宁玉合显然有点生气了,抬手推了许不令一下。

    孟花没有任何的迟疑:“让他活吧,公子吓吓他,别让他闯江湖了,他走不了这条路,他本性不坏的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点了点头,从怀里取出小瓶子,倒出了一颗药丸:

    “这是锁龙蛊,短时间能让你伤势恢复,但一年后就会毒发身亡,你吃了,我放了你相公,让你们一家三口多团聚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孟花吸了几口气,用力抬起手,塞进嘴里吞了下去: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大恩。”

    “你相公用什么兵器?”

    “环首刀,刀长三尺六。藏在长兴仓第二栋房子的屋脊上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叹了口气,站起身走下石拱桥,想了想,回头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相公不听话,打一顿就好,总比家破人亡强,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宁玉合有些于心不忍,却无可奈何,只得跟着许不令离开了。

    夜雨依旧,石桥上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人影咳嗽了几声,许久后,慢慢的爬起来,捡起了地上的匕首,想了想,又丢进了河水之中,慢慢消失在了夜色中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