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世子很凶_ 第七章 一路向北-

时间:2021-06-21 17:1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关关公子小说世子很凶 第七章 一路向北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离开楼船后,许不令驾着马车,带着小婉一路向北。

    天上下着小雪,马车走得并不快,时而还会停下来看看雪景,遇上比较地道的老铺子,也会下车美美吃上一顿,休息够了再重新启程。

    以前许不令出门,都是去办事,路上紧赶慢赶,根本无暇顾及路上风景;这次则不一样,虽然也有目的,但最主要的还是陪着崔小婉旅游散心。

    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不用去想各势力之间的尔虞我诈,对许不令来说,其实也很惬意。

    小马车上风铃轻响,许不令坐在车厢前,直刀放在手边,继续讲述着自编版的‘阿白传奇’。

    车窗开启了些许,崔小婉露出干净澄澈的双眸,扫视着平原雪景。

    虽然楼船上的日子很悠闲,但崔小婉还是更喜欢这种天地之间只有你我的环境,也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,连身体的虚弱都减轻了些许,坐起身来靠在车厢上,也不觉得累了。

    小麻雀有点怕冷,缩在崔小婉的衣襟里,时不时用鸟喙啄一啄崔小婉的胸脯。

    然后崔小婉就收回目光,从旁边的果盘里抓起几枚松子,剥开喂进小麻雀的嘴里,还打趣道:

    “我是病人,你怎么老让我伺候你呀?”

    小麻雀非常有灵性,虽然是被强拉出来旅行,但该照顾病人的时候,还是非常地贴心,用毛茸茸的脑袋,磨蹭着崔小婉的衣襟撒娇,‘叽叽喳喳—’叫了两声,好似在说‘我这不是没手嘛,你能给他剥瓜子,给我剥两颗怎么啦?’。

    崔小婉听不懂鸟语,但对这个粘人的小家伙还是很喜欢的,喂饱了之后,便用被褥把她和小麻雀都包好,继续靠在车厢上听着许不令讲故事。

    马车就这么慢吞吞走了一阵天,连岳阳的辖境都没出,天色便渐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世道没有定位,许不令除开知道大方向,也不知晓各地道路的细节。走在官道之间,眼见两三里路都没遇上乡镇,便在一条小河畔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崔小婉靠在小榻上,见马车停下,转眼看了看外面的小河:

    “今晚睡外面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周围好像没有乡镇,这里风景不错,先将就一晚上吧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跳下马车,从车厢后面取下铲子,在地上挖起了土灶,准备架锅烧火做饭。

    崔小婉看了看这荒芜人烟的地方,又看了看狭小的车厢,眸子眨了眨,倒也没说什么,掀开被褥披上了狐裘。

    崔小婉身体很虚弱,独自行走的话,走出几步就会头晕眼花,要彻底好起来,估计还得不少时间。她扶着车厢走了出来,身上裹着厚厚的赤色狐裘,还带着毡帽,只露出一张脸颊。小麻雀不愿意自己飞,缩在毛茸茸的领子里。

    许不令正在挖土灶,瞧见崔小婉自己起身,连忙放下铲子:

    “怎么出来了?外面很冷,进去躺着。”

    崔小婉摇了摇头,在车厢外面坐下:

    “你忙你的就行了,我怕它憋坏了,带着它出来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崔小婉把缩在领子里的小麻雀捧起来,往天上一抛。

    鸟:???

    依依在空中翻了几圈,连忙煽着小翅膀稳住身形,想钻回崔小婉领子里继续取暖,结果又被抛了起来,气得在空中悬停,叽叽喳喳叫着,明显是在说‘老娘不憋,大冬天透什么气啊’。

    许不令心中暗笑,小麻雀再养膘就飞不动了,多运动下有好处,当下也没有阻止,继续埋锅做饭。

    马车上带的有食材,许不令又从河里现捞了条大鱼,手法利落地杀鱼去鳞,然后放进锅里煮鱼汤。约莫小半个时辰的工夫,晚饭就坐做了。

    许不令从车厢里搬出小案,放在车厢外面,取来两个木碗盛着鱼汤,放在小案上,然后坐在了小案的另一侧。

    崔小婉一直在旁观,身体虚弱没法帮忙,还有点不好意思,捧起小木碗道: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尝尝味道如何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轻笑了下,也端起了木碗。

    小雪无声而落,两个人并排坐在马车前面,双腿悬空,看着无边雪原,场景说不上壮观,却足够浪漫。

    崔小婉看着手中的鱼汤,忽然想起了去年这时候,第一次和许不令见面的场景。

    那也是大冬天,外面满山积雪,两个人坐在小厨房里,用两个仅有的碗盛着鱼汤一起吃饭,一坐便是一整夜。

    如今周围的场景虽然变了,手中的碗却依旧是许不令亲手刻的那个碗,人也是彼此两个人。

    崔小婉偏头看了看许不令,抿嘴笑了下,把木碗凑到跟前,抿了一小口,然后……

    崔小婉表情一僵,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不令正喝着热汤,瞧见崔小婉表情古怪,疑惑道:

    “怎么了,太烫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崔小婉艰难咽下鱼汤,低头仔细打量后,小声道:

    “不烫,嗯……你做的东西,我都喜欢吃。不过男人嘛,君子远庖厨,不善厨艺理所当然,味道一般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或许是怕许不令伤心,崔小婉又捧着木碗灌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吨吨吨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不令表情一僵,他的厨艺能把陆姨感动哭,肯定算不上好,不过方才已经很认真了,自己尝着好像也没啥大问题,没想到还是不咋滴。

    千里迢迢北齐,在大玥境内还能找饭馆,到了草原上不做饭就只能吃干粮了,到时候咋办?

    许不令低头看了看鱼汤,稍显尴尬:

    “走的不远,要不咱们现在回去,把夜莺带上?”

    崔小婉勾起嘴角笑了下:“没事啦,以后我教你就是了,不会可以学嘛。”

    许不令想想也是,便也不再多说,端起木碗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天色也彻底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不令收拾好碗筷,又用铁锅烧了锅热水。

    两人轮番洗漱一番后,崔小婉回到了马车上,靠在小榻上,看着小小的车厢,稍显犹豫。

    车厢虽然不小,但里面摆了很多物件,能躺下的地方只有一张小榻,两个人睡的话还有点挤。

    崔小婉看了几眼后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喂,你要和我一起睡吗?”

    ??

    许不令在外面喂马,听见声响一个趔趄,偏头看向车厢: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在外面守夜,你早点睡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崔小婉哦了一声,解开衣裙,缩进了被褥里,把小麻雀也放在了枕头边上,盖好被褥后,又开口道:

    “要是觉得冷,就进来吧,不乱动就可以了,我不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进去不乱动,还不如在外面装君子。许不令暗暗摇头,喂完马后,靠在了车厢外面,抱着直刀闭上了眼睛,轻声道:

    “睡觉吧,路还长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崔小婉注视着车门上的背影,确定许不令不进来后,可能是身体确实虚弱,倦意上涌,渐渐合上了双眸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